2019年04月22日 星期一 16:36:36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页面 > 首页 >清风巴东

“双基”,打开群众心门——大支坪镇纪检监察基层基础规范化建设观察

发布时间:2020-05-08 16:04:52

记者 黄华 特约记者 谭平

“2018年29件,2019年0件。”从29到0,这是巴东县大支坪镇西流水村信访举报件断崖式下降的曲线。

清零!一张成绩单的背后是大支坪镇纪检监察基层基础规范化建设的效能释放。

基础不牢,地动山摇。该镇将纪检监察基层基础(简称“双基”)工作作为一道“时代考题”,把15个村组织机构、人员队伍,日常管理、场所建设等纳入规范化轨道,村纪检干部亮身份、有身份,让监督在透明的“一张纸”上,一件件办实群众的事。

三年时间,全镇信访举报件下降近七成。“双基”,打开群众心门。近日,记者走进大支坪镇,探访了三个生动的“双基”工作故事,解读纪检监察“双基”工作经验。

“包工头”转行村纪检的忧与喜——“从无名到有名,干事有位有为!”

4月15日8时,闹钟叮铃。大支坪村纪检委员谭晓明提前半小时来到村委会,带上监督日志,往村民谭某家中赶去。

疫情耽搁近两月,谭晓明一直把谭某的“烦心事”放在心上。

去年,谭某在外务工,集镇污水管网铺设占用他家土地。经电话沟通,谭某同意征用方案,但未签合同。开工后,谭某要求停工、复原再谈价,且补齐超面积的钱款。

“超的要补,一切按政策法律办,停工搞不得!”谭晓明和镇司法所、派出所、协调办工作人员拉起皮尺丈量,确认超了面积。晚上7点,谭晓明将超面积补偿金送到谭某家中,方才想起忘吃午饭。

2018年11月,常年在外跑工程的谭晓明在村支“两委”换届选举中,成为村纪检委员。纪检是不是干得罪人的事儿? “包工头”谭晓明中年转行干纪检工作,满脑子懵。

大支坪村连续两年被列为软弱涣散组织,仅2018年,全村信访举报件40件。

2019年,该镇将大支坪村作为纪检监察“双基”工作试点。谭晓明眼前却是另一番场景:该村设立纪检委员办公室,将纪检委员、监察信息员、村务监督委员会主任“三合一”,在村务公开栏中亮身份,借助5个村级公示栏、官方公众号 “线上+线下”两个阵地,开展村务、财务、惠民政策落实等监督。

在谭晓明看来,监督也是“花最少的钱,办一样的事”。一组村民田某患有三级精神残疾,进屋仅一条泥巴路,需修一道楼梯,施工队预算报价3000元。谭晓明凭借工程施工经验,亲自画图、选料和定工价,仅花费1700元就建好了3000元的工程。

“一把尺子量到底,站在中间立场办事,群众才会服你。” 办公室墙上的“忠诚、干净、担当”六个红字,谭晓明在笔记本上摹写了一遍遍。

和谭晓明一样,全镇选优了15名村纪检委员,借助 “1331”模式、“解难村村行”行动、“214”民主管理模式开展党务、村务、财务公示、监督,配备独立办公场所和“十进十建”宣传栏,新增4个清风广场和1处露天廉政影院,让村纪检委员真正发挥基层微腐败“侦察兵”作用。

一女村纪检干部的泪为谁流?——“好处留给百姓,困难留给自己!”

“妈妈,妈妈!”中午时分,一位2岁小男孩徘徊在水洞坪村村委会门口,目光投向远方路口,口中呢喃。

过了半小时,路口走来一位行色匆匆的中年妇女,抱起小孩一顿亲热。她自我介绍,名叫谭红艳,是水洞坪村纪检委员。

4月是第32个爱国卫生月。作为村人居环境督查委员会主任的谭红艳,每天挨家挨户检查房前屋后卫生,带领群众走好防疫、爱卫“两步棋”。“上午检查一组,路程较远,就把儿子托付同事照看一下。”谭红艳一脸心疼、眼泪打圈。

谭红艳干了7年村计生干部,在村支“两委”换届选举中,她唯一一个继续留任,成了村纪检委员。以前单纯和数据打交道,如今专挑数据“毛病”,谭红艳有些摸不着北。

“不能睁只眼、闭只眼,眼睛里要容不下一粒沙子。”谭红艳话中的“沙子”是村级小微权力。她细读大支坪镇出台的纪检监察干部日常管理制度、村级纪检委员管理办法细则,盯紧村级小微权力清单26项,让权力决不“任性”。

2019年9月,谭红艳审查该村因灾申领困难救助名单时,发现了村主任杨某名字。她第一时间拨通杨某电话,得知本人不知情,系所在组的组长上报。

这极有可能是个定时炸弹!谭红艳调查走访发现,杨某有2亩玉米受灾,但较周边农户损失少,尚未到困难救助的程度。真相终于大白,谭红艳立刻向村支“两委”提出意见,避免了一起违纪事件发生。

2位贫困大学新生成功申请了“蚂蚁金服”资助政策,公示名单中却少了一位,谭红艳再提交材料、获准通过;定时到80余岁林场退休职工杜某家中做客谈心,让老上访户成了热心肠……“小微权力看似小,却连着大民生,要用心做事。”谭红艳说。

谭红艳有句口头禅:好处留给百姓,困难留给自己!由于丈夫常年在外务工,她边工作,边照顾两个孩子。每到深夜,孩子入睡,她才有空填写监督日志。

让小微权力在阳光下运行。目前,该镇通过村级小微权力清单约束规范纪检监察工作,推动了纪检干部从“不管事”到“敢管事”再到“能管事”转变。

后进村夺下“红旗”背后的战术——“基层监督汇聚新力量,好作风带来好民风。”

近日,大支坪镇红旗村名单出炉,5个村上榜,河罗子村名列其中。

河罗子村由原袁家坝村和原河罗子村合并而成。“两水一坝,阎王都怕。”乡亲们的一句顺口溜,定格了河罗子印象。

何来一个“怕”字?该村曾有9名村民在2010年因村干部侵占集体财产上访,向上级提交“罢免村支书”申请,村风、民风抹黑。

在精准扶贫、精准识别中,该村贫困户占比近一半,贫困程度深。背上了软弱涣散村、国家重点贫困村的名号,河罗子村跌到了后进村。

“2013年村支‘两委’新班子到位,民心稳了,民风也变了。”当了七年村干部的黄本斌见证了一前一后变化。2018年村支“两委”换届时,他被选举成为村纪检委员。

在纪检委员办公室,黄本斌指着门牌标识、档案柜资料,打开手机点开“清爽大支”公众号公示的文件,向记者介绍,村纪检监察实现了有专职人员、有办公场所等硬件 “六有”和政治建设监督、“214”民主监督等“六个监督”到位。

“敢主持公道、讲真话,政策文件透明不遮掩。”黄本斌说,村级纪检监察实至名归,好作风也归来了。从后进追赶到先进,全镇启动红旗村创建活动,一场夺旗战也在河罗子村拉开。

住着两层小洋楼,门前花坛花草争艳,院子、房内一尘不染,这是48岁村民刘小玲的家。“我家在大路边,这是脸面,必须讲究干净。” 刘小玲说,闲时,她主动打扫门前200米长主干道公路,清洗路边垃圾箱,还给邻里乡亲劝架调和。

在刘小玲的客厅正上方,挂着一块“乡风文明建设标兵”牌匾。“环境干净了,精神也清爽了。” 刘小玲带动周边乡亲养成了“开门就扫地”习惯。

“恨自己出生年代太早,现在政策太好了,要好好干。”71岁的鲁云胜有着49年党龄,当过29年村干部,如今他在本村茶叶企业采茶,每小时10元工资。

鲁云胜有9亩地,7亩流转给茶企种茶,每亩租金300元,2亩自留地种玉米、洋芋喂猪。“采茶季结束,还可以在茶园锄草、剪枝,都望天不黑,多挣一分钱。” 鲁云胜说,今年已挣了4000元,相当于以前全年收入。

刘小玲、 爱拼的老支书鲁云胜仅是民风转变的个例。上访户田某国变身疫情防控志愿者,守卡口、忙消杀;年轻党员徐绍锦参与村协调、调解工作,成为编外村干部;黄智菊客串广场舞“教练”,培养一支30人舞蹈队……一幕幕改变仍在发生。

“夺旗”力量从何而来?“这种力量来自基层监督的汇聚,好作风带来了好民风。” 黄本斌说。据介绍,全镇15个村按“六有六监督”标准,纪检监察基层基础规范化建设全面达标升级,加速了信访总量断崖式下降、良性循环政治生态圈构建,“清爽大支”扑面而来。